罗曼蒂克消亡

12月4日有幸去看了《罗曼蒂克消亡史》在苏州的首映。虽然放映地点离我住的地方很远,但长途跋涉、多方问路的过程让观影有了几分仪式感。看完之后本来想给彦彦写个影评,下笔了好几天,始终写不下去,只能做作地凑几行排比句,铺陈一下旧上海的迷蒙,让本来就有点晦涩的电影更加不知所云。

这样一部最近很具争议性的电影,让我慢慢回想起读书时看到的各种故事。我想起20、30年代的上海,茅盾的老婆在泥泞的街道上发“保卫苏联”的传单,一边发一边抱怨:“自己都保卫不了,还去保卫苏联。”鲁迅在内山书店,和老板、和上海的文友读书谈心,开文艺沙龙。萧军萧红来到上海,时不时去鲁迅家里坐坐。蒋光慈一边疯狂地量产“革命加恋爱”,一...

谷龙:

“乐”乐是一种追求,乐是一种生活态度~

肥川:

老板,再来一杯!今晚不醉不归!

初中的时候熬夜写作业,在电台里偶然听到这首歌。寂静的夜里听到这样清脆纯净的声音,惨淡的心情都被调理得清淡了。这样的时刻,眼下的课业、知识、成绩都不重要,抛开一切,心便轻盈地飞起来。自由,让一切变得轻松明白。

有《传奇》再版的封面的味道,作者有意制造的令人不安的艳异气氛

Yao Xiao|遥:

《Lucky Break》2012 给一首小诗的插图,讲的是主人公在古董店里不小心碰倒了花瓶的故事。 

狂欢也甜蜜

Yao Xiao|遥:

Peepshow Carnival 《棉花糖鸟的狂欢节》布鲁克林地下派对海报

创意城市·2012伦敦美术大展:

 陈宜明 油画 

《伊斯坦波尔的港口》180cm×80cm


陈宜明,1950生于上海。

现任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

与刘宇廉、李斌合作的连环画《伤痕》《枫》等享誉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


危险的,是

危险的,是

弱小的我

是软弱的一直软弱下去。


看似不合常理,

事实上是最真的人心。


双面

在那个页面和你聊天,在这个页面写下关于你的文字,

同样的一个我跟同样的一个你和不同的一个我说话,

面对同样的心情,我写着不同的文字。


我们距离得那么近,方圆几里之内,步行几步之遥。

我们距离得那么远,几个月的不见,见了也说不了的几句话,以及,

或许以后的再也没有交集。


我走的时候没有跟你打招呼,我就这样走了,

你在电话里怪我,然后在网上告诉我,你觉得很伤感。

然后你改了状态,如果回到一年前,你一定会好好珍惜。

然后你又改了别的状态。零零碎碎。

看,时光就是这样流转的。


我回来的时候你门口接我,就这样穿得很少,话很少,

我给了你礼物,你高兴地拿走,

没有我想象中的怀念关心,抑或兴奋激动。

不是我想多了,

是我的记忆停下来。


现...

霁青 天蓝 梦境

Dr_h  Studio:


     

                  【    无题 .  】 2012 ∕ 3 ∕ 10 .  

魏如萱说:“你们怕黑吗?我是一个很怕黑的人。如果有跟我一样的人,听了这首歌你就会知道,当你在黑暗中的时候,还有娃娃跟你一样,你不是一个人。”我在睡前的黑暗中安静地听着这首歌,可是闭着眼睛,我看到这首歌是彩色的。缓徐丁冬的吉他和急速踢踏的鼓声如同一张有圆点花纹的彩色素描纸,娃娃虚实自如的声音好像轻轻涂抹在纸上的蜡笔痕。唱着这样活泼的歌,娃娃应该不会再怕黑了吧?

魏如萱一如既往的轻快、清甜、可爱,像小女孩的喃喃呓语,有不耐烦的小抱怨,也有充满憧憬的期许。听着这样的歌,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天气里,脚都会不自觉地小踏步,心情也会随着轻轻地飘起来。

华丽的末日

LIBERA贝拉:

遺憾到此結論是回憶總要到此.

好像想象中小时候读到的童话故事,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转载自:巴斯光年

©丁冬丁冬的瓷 | Powered by LOFTER